大行体量越来越大2022年银行业扩表增速重超10%

新闻 2023-02-02

数据来源:银保监会网站 视觉中国(000681)/供图 刘筱攸/制表 周靖宇/制图

证券时报记者 刘筱攸

见习记者 张艳芬

经历了2021年的个位数增长,2022年银行业扩表增速开始修复,总资产与总负债的规模增速双双站到了10%以上,回归2020的水平。

细究来自央行和银保监会的多维监管数据,发现还有三个趋势性特点开始显现――居民储蓄意愿飙升,尤其爱存定期;不管是负债还是资产,大行体量越来越大;普惠投放方面大行越来越猛,不仅“掐尖”,还越来越下沉。

扩表增速开始修复

银行业规模扩张降速的趋势,在2022年止住并酝酿反转。

证券时报记者查阅银保监会数据发现,截至2022年末,银行业总资产规模为372.09万亿元,当年新增34.43万亿元,同比增长10.2%;总负债规模为340.95万亿元,当年新增32.57万亿元,同比增长10.6%。

而此前的2021年,银行业资产总额和负债总额分别为337.66万亿元、308.38万亿元,同比增速仅分别为8%、7.7%。

与2017年之前以同业、非标、债券投资为扩表驱动因素不同,这一轮银行扩表提速,最主要的因素是存贷款的增速驱动,这从目前上市银行披露的2022年业绩快报数据中可见佐证。

具体看,经济发达地区的区域银行数据表现较为明显。以资产端为例,瑞丰银行、常熟银行(601128)、齐鲁银行、苏州银行(002966)、长沙银行(601577)、张家港行(002839)、厦门银行、紫金银行(601860)、江阴银行(002807)、兴业银行(601166)等2022年贷款增速超过12%,多数处于12%至21%的区间,且这些银行多数的贷款余额占其总资产的比重连续三年提高,比重处于45%~60%区间。

居民尤其爱存定期

去年是我国居民储蓄意愿飙升的一年,这在央行资产负债表不同口径的数据中都有所体现。

央行存款性质公司调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末,个人存款数据创出新高,达到1211692.83亿元。而在2021年末,该数据为1032441.18亿元。也就是说,2022年个人存款增长了约17.93万亿元。

另外一个更细化的监管口径数据同样也能说明问题。根据央行存款类金融机构本外币信贷资金及使用情况数据,截至2022年12月末,住户存款为1212107.38亿元,其中活期存款为388399.11亿元,定期及其他存款为823708.27亿元。而2021年12月末,住户存款为1033114.85亿元,其中活期存款为347498.31亿元,定期存款为685616.55亿元。

两组数据相较,可见2022年住户活期存款(存款类金融机构本外币信贷资金及使用口径)增了4.09万亿元,定期存款增加了13.81万亿元,二者合计的住户总存款增加了17.9万亿元,与存款性质公司调查数据的个人存款所增加的17.93万亿元相差不大。

简单来说,2022年居民越来越爱存钱了,而且更爱存定期。这背后的原因并不难理解――2022年以来,我国金融市场波动加剧,股票、基金等价格下行,甚至一贯稳健的银行理财产品也因为一定程度的“破净”而出现两轮较大的赎回潮。在这种情况下,普通居民投资风险偏好趋向保守,将原来用于投资的部分资金用于提前还款。央行2022年四季度城镇储户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倾向于“更多储蓄”的居民占61.8%,比上季增加3.7个百分点;倾向于“更多投资”的居民则比上季减少。

大行体量越来越大

大行正在变得越来越大。这种“大”,从资产规模占比和负债规模占比两个指标上得到了直观体现。

回溯银保监会数据,2020年全年12个月份时点,大行总资产规模占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比重均未超过40%。截至当年(2020年)末,大行的总资产规模为122.6万亿元,总负债规模为112.15万亿元,两者占比均为39.2%。

这样的趋势也贯穿了2021年全年。截至2021年12月末,大行的总资产规模为132.58万亿元、总负债为120.95万亿元,占比分别为39.3%、39.2%。

这意味着,2020年、2021年大行总资产和总负债占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比重一直在40%以下。而这样的趋势,在2022年有所改变了。

监管数据显示,2022年3月,大行总资产和总负债占比双双升至40%,随后于4月回落,5月又回升至40.1%,至此一路站在40%以上。截至2022年12月,大行总资产规模达到150.35万亿元,占比升至40.4%;总负债规模为137.82万亿元,占比同样为40.4%。

普惠投放大行更猛

虽然2022年四季度数据尚未披露,但查看银保监会2022年前三季度的数据,一个需要注意的现象已经清晰浮现。

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银行业金融机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的余额为22.93万亿元,较上年末(2021年末)的19.07万亿元增长20.24%。按机构主体来细分,农村金融机构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为6.87万亿元,较2021年末的6.05万亿元增长13.55%;城商行为3.17万亿元,较2021年末的2.67万亿元增长18.73%;大行为8.43万亿元,较2021年末的6.56万亿元增长28.51%。

也就是说,2022年前三季度,农村金融机构和城商行阵营的普惠小微业务增速均远低于大行阵营,而且还没有达到银行业平均增速。

这一组数据,是现实中大行服务触角下沉,中小银行招架吃力的最直观注解。大行去年提早且超额完成了国常会下达的全年新增普惠小微贷款1.6万亿元的目标,而中小行尤其是偏居一隅的城、农商行,正陷入获客难度增大、优质客户流失的困境。

(责任编辑:周文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