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马服饰再现“中国好高管”:年薪仅118万,但用了1亿“接盘”控股股东

新闻 2022-11-25

  控股股东减持或是高管增持都不足为奇。但控股股东“逃跑”、而高管主动“接盘”,这就比较罕见了。

  而如此一幕,已多次在森马服饰(002563)内部上演。

  一减暨一增

  日前,森马服饰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邱光和于11月16日通过大宗交易向总经理徐波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票537.12万股,占总股本0.1994%;向副总经理邵飞春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票268.56万股,占总股本的0.0997%。本次转让构成了高管增持暨控股股东减持的行为。

  邱光和减持暨高管增持,如此情况并非首次在森马服饰内部发生。和讯财经翻阅历史公告后发现,2020年11月、2021年12月,邱光和便曾两次向徐波、邵飞春分别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票合计1074.24万股、537.12万股;2022年2月,邱光和又向副总经理钟德达、张宏亮分别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票269.41万股、269.41万股。

  谈及原因,这4次股份转让惊人一致,均为管理层“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及对目前股票价值的合理判断,决定购买和长期持有公司股票”。

  既然高管决意增持,为何不选择从二级市场集中竞价等更常见的方式,而要从控股股东手中受让呢?再加上如此频繁的次数,在A股可谓并不常见。

  另一方面,邱光和多次通过向高管转让股份的方式减持,是否又反映了他对于森马服饰长期发展的不看好呢?

  从业绩看,森马服饰表现恐已与高管的美好愿景相违。2020年至2022年前三季度,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52亿元、154.2亿元、89.43亿元,同比分别变动-21.37%、1.41%、-10.76%;净利润分别为8.06亿元、14.86亿元、2.72亿元,同比分别变动-48%、84.5%、-71.21%。

  不仅如此,森马服饰的库存压力仍存。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公司存货达46.70亿元,同比增长16.10%,处近一年高位;存货周转天数为220天,同比增加66天;货品结构主要为21年秋冬装及22年春夏装, 

  多次折价转让

  价格方面,邱光和大多选择的是折价转让。

  梳理后发现,除2020年11月26日,邱光和第一次向徐波、邵飞春两人转让股份时,交易均价8.01元/股略高于交易日市价7.76元/股外,剩下的3次股份转让均折价进行,较交易日市价打了9折到99折不等。

森马服饰再现“中国好高管”:年薪仅118万,但用了1亿“接盘”控股股东
制表:和讯股票

  折价转让看似捡了个便宜,但长远来看,作为“接盘方”,这些高管们可谓有苦说不出。

  在二级市场上,森马服饰股价持续震荡下跌。截至11月25日收盘,森马服饰报4.92元/股,总市值约133亿元,当日走出织布机行情。东方财富(300059)Choice显示,今年以来,森马服饰股价累计跌幅32.3%,跌幅远超沪深300。

  上述股份转让中,截至11月25日,仅邱光和向徐波、邵飞春于11月16日的交易至今略实现百万浮盈外,其余少则亏损数百万、多则已亏损三千多万,累计净亏损逾7200万元。

森马服饰再现“中国好高管”:年薪仅118万,但用了1亿“接盘”控股股东
制表:和讯股票

  增持费用来源成谜

  既要先掏出近2亿元受让股份、又要在后续承受股价下跌之痛,森马服饰的高管们都如此财力雄厚吗?

  和讯财经梳理发现,历份公告中,森马服饰均未明确高管增持股份的资金来源。

  历年年报还显示,2020年和2021年,徐波和邵飞春从森马服饰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均为每年118万元。显然,与高昂的增持费用相比可以说是杯水车薪。

  以徐波为例,他3次的受让股份暨增持费用分别为4302.33万元、3636.3万元、2406.3万元,累计1.03亿元。假若徐波全靠薪水增持,那么,他至少要为森马服饰“打工”88年。

  值得一提的是,钟德达和张宏亮2021年年底刚上任森马服饰高管,次年2月便马不停蹄地增持公司股份。

  历经多次转让后,目前,徐波持有森马服饰约1%的股份,邵飞春持有约0.53%,钟德达和张宏亮分别持有约0.1%;而邱光和持股比例已降至约15.54%。

  针对上述疑问及屡次行为背后是否存在高管代控股股东持股等情况,和讯财经曾发送邮件至森马服饰IR邮箱。截至发稿,未收到答复。

(责任编辑:张星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