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们”深陷泥潭:卷不动的司机 赚不来的利润

新闻 2022-11-25

  2013年,货拉拉在大湾区成立,也这标志着网约车的模式被复刻至同城货运平台。随后几年里,快狗打车、滴滴货运相继成立,同城货运平台也掀起了融资+烧钱的热潮。

  时至今日,同城货运已经经历了近8年的发展与洗牌,货拉拉成为了行业老大,滴滴货运后来居上占据了老二的位置,快狗打车则位处第三。

  该烧的钱,同城货运平台依旧在烧,但行业模式却仍未成熟,盈利问题仍始终困扰。商战还未落幕,同城货运的司机却已经“卷”不动了。

  2022年以来,关于平台压价、货运司机不满的问题,交通运输部已经先后进行多次约谈,但成效一般。平台与司机之间的利益摩擦为什么始终难以解决?

  “33天一次”的约谈

  11月18日,货拉拉再次被交通运输部约谈,这已经是货拉拉2022年度的第5次约谈。

  在约谈中,交通运输部门重点关注货拉拉公司采用一口价订单、上线“特惠顺路”产品等方式恶意压低运价的操作。满帮、滴滴货运、快狗也被交通运输部顺带提醒。

  在2022年度,尤其是下半年,同城货运龙头企业已经多次遭遇监管约谈的情况。

  货拉拉、满帮、滴滴货运、快狗打车先后于2022年7月8日、2022年8月26日、2022年9月30日被交通运输部约谈。如果算上11月18日的这一次约谈,同城货运龙头企业平均33天就接受一次约谈,频率之高,有些惊人。

  在先后的多次约谈中,对于司机的“压价”操作成为了长久话题,而这也是同城货运龙头企业当下所面临的困扰。

  心累的司机

  同城货运的竞争还未分出胜负,载货的司机却率先扛不住了。

  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2021年货车司机从业状况调查报告》显示,78.8%的货车司机认为货运互联网平台存在“压低运价”的行为。

  货运司机陈某吐槽道,自己所在的货运平台推出了“多因素订单”,将根据路况、天气、供需关系等因素调整订单价格。跑一趟业务下来,一张多因素订单比正常订单的运费少了20%。

  对于平台的压价行为,多数的货运司机无法理解,在他们看来,平台为了获得用户,牺牲了司机的利益。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同城货运的投诉量高,而且“奇怪”。多数消费品牌的投诉来自于客户,往往是对于产品质量、售后服务等方面的诉求。而同城货运的投诉却多来自于司机。

  以同城货运头部企业货拉拉为例。截至目前,货拉拉在黑猫平台上的累计投诉量达到了20234起。

  和讯财经按照时间倒序对于公司近100例投诉进行统计,其中来自司机群体的投诉达到了89起,近乎占据9成。从投诉内容来看,“平台压价”是最主要的投诉项,随意扣行为分、退还押金也是高频项目。

  在压价之外,同城货运平台对于司机的收费模式也遭受诟病。

  近期,珠三角地带的互联网平台货运司机组织了一场自发性罢工活动,并宣布11月16日-18日期间不接单。在这一场风波中,“会员费+抽佣”的模式遭遇了货运司机的抵制。货运司机普遍的不满缴纳会员费后,还需要被抽取5%-15%的佣金。

  货运平台最先采用的是仅抽佣模式,但近年来,货运平台在抽佣之外,又加入了“会员费”的收取。此外,货运司机入驻平台时,还需要缴纳1000元左右的资金以缴纳押金、账号激活费等。在层层抽金后,货运司机的收入并不能得到匹配。

  部分司机进一步抱怨到,货运平台“一口价”模式运行仅以理想化的直线最近距离计算价位,但实际行车过程中,常常出现绕路等偏差,一旦走得远了,一趟下来甚至可能亏本。

  基于对于平台的种种不合理规定,货运司机积怨已久,这场罢工也由此而来。

  货运司机连连抱怨已久,交通运输部同样频频约谈,但同城货运平台为什么还是没能解决司机的收入难题,真的是所谓的“吸血”,还是另有隐情?

  烧钱的后遗症

  同城货运很烧钱,却很难盈利。

  2022年6月,快狗打车登陆港交所,发行价21.5港元/股,上市首日就遭遇“破发”。时至今日,快狗打车的股价已经跌落至4.38港元/股,跌幅达到79.63%。

  市场对于快狗打车的看空与公司业绩密切相关。快狗打车被誉为“同城货运第一股”,然而公司2018-2021年的净利润分别亏损10.71亿元、1.84亿、6.58亿和8.73亿元,4年合计亏损近28亿。

  从快狗打车的招股书来看,营销费用是最重要的成本,也是公司净利润亏损的最大由头。

  招股书数据,快狗打车2018-2021年的销售及营销费用分别为5.24亿、2.96亿、1.95亿、3.35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115.7%、54%、36.7%和50.7%。

  高居不下的营销费用,拖累了快狗打车的净利润表现,而这种“亏损”状况在业内并不唯一。同样涉及同城货运的满帮也处于持续亏损中,于2019年-2021年期间分别亏损15.24亿元、34.70亿元、35.54亿元。

  同城货运仍是一个竞争与发展的市场。面对行业内的竞争,为了获取规模,“价格战”成为了业内平台的主流打法。

  为了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同城货运平台大肆通过补贴的方式吸引客户。

  同城货运的早期竞争阶段,货拉拉先后获得5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1亿美元,快狗打车则获得了来自菜鸟网络等投资机构注入的2.5亿美元。通过高额融资后的司机奖励、用户补贴,货拉拉、快狗打车在行业竞争中脱颖而出。

  2020年4月,滴滴成立滴滴货运角逐同城货运,2020年下半年,满帮集团收购省省回头车,以品牌“运满满”加入战场。新巨头的入局,拉开了新一轮的“价格战”。

  滴滴货运推出“首单0.01元起”的优惠券,货拉拉则甩出“狂补5个亿,拉货1分起”的福利月活动。此外,快狗同样开启补贴模式,运满满则赠送司机油卡、日常用品等。

  货运平台为了引流需要大量投入广告,为了吸引用户、司机的使用又不得不推出补贴、激励等措施。

  但光靠营销投入似乎并不足以在价格战上获得优势,因此压低货运司机运价以取悦消费者的操作出现了。为了缓解业绩压力,更好地回血,被货运司机比喻为“抽血”的“会员费+抽佣”模式出现了。

  在平台多重操作下,货运司机对于收入的不满逐步积累,甚至出现了司机内部的“恶性竞争”。

  深圳货运司机陈某(化名)讲述了自己遭遇的一段糟糕愤恨的经历。10月下旬,陈某接到了一笔隔天凌晨4点30分出发的订单。为了避免睡过头导致的迟到,车某于当天夜里就驱车至指定小区附近,在车上将就着睡了一觉。

  隔天早晨4点30分,陈某拨打了客户对应电话,结果却被告知订单已经被取消,而对方给出的理由令他十分气愤。电话那头的客户告诉陈某,自己也是货运司机,一直抢不到单,特意设定了这一订单就是想看看哪些人可以抢到。

  对方说话时并没有丝毫愧疚的意思,相反义愤填膺,似乎出错的人是陈某。对于对方这种恶意下单的行为,陈某不理解也很气愤,但他却无能为力。

  平台亏钱,司机内斗,疯狂烧钱之下,货运平台似乎并没有讨到好处,既陷于盈利与规模困境,又困于平台与司机之间的利益摩擦。

  有出路吗?

  同城货运的最大成本来自“烧钱”,如果不烧钱可以持续增长吗?

  这一问题并没有实践得出的答案,但在快狗打车的身上可以看出一丝端倪。

  2018年-2021年期间,快狗打车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53亿、5.48亿、5.3亿和6.61亿。公司在2020年出现了营收的负增长。

  同一段时间内,快狗打车的平均抽佣率(计算补贴前)分别为5.8%、8.2%、9.8%、12%;净抽佣率(计算补贴后)分别为1.9%、6.6%、8.3%、2.6%。

  快狗打车净抽佣率最高的时点在2020年,也正是公司营收负增长的时点;快狗打车净抽佣率最低的时点在2021年,则正是公司报告期内营收增速最快的时点。

  快狗打车的数据鲜明地说明了一件事,平台从货运司机抽佣中获得的收入大部分又以补贴的方式吐出来,而且吐出来的越少,营收增速越低,吐出来的越多,营收增速越高。

  同城货运平台的竞争同质化严重,不同平台之间并没有绝对的优势,也无法构建足够深的护城河,通过烧钱打“价格战”成为不同平台之间不得不的选择。

  根据Analysys智库数据,2026年中国同城货运市场规模将达到1.67万亿。同城货运平台的市场前景固然值得烧钱,但行业竞争也在增强。

  据天眼查数据,搜索“同城货运”关键词显示出1573家相关企业,相较于同城货运元年的2013年增长了706.67%。此外,美团也于2021年底上线了货运物流业务――卓鹿。

  行业竞争在加剧,不烧钱无法提升客户粘性,烧钱又要面临持续的业绩压力。深陷泥潭的货运平台将规模增长扩张至了海外。

  在快狗的招股书中,这一点尤为明显。快狗打车香港及海外市场收入从2018年的1.20亿元增加至2021年的3.2亿元,营收占比从26.5%增加到48.0%。

  谋求香港、海外市场的规模增长成了当下头部平台的重要策略,但从公司毛利率及整体净利润水平来看,这一策略的实际成效似乎还未能完全释放。

  多大的规模才能够满足同城货运平台的盈利需求?司机、平台、客户之间又是否存在更加成熟合理的模式?目前来看仍然没有确切的答案,但该烧的钱还在烧,该回流的血仍然不够。

(责任编辑:吴鸿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