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长城人寿股权再现转让,看中小险企买家难寻的处境!寒冬期还得靠“自救”?

新闻 2022-11-24

从长城人寿股权再现转让,看中小险企买家难寻的处境!寒冬期还得靠“自救”?

2022年的保险市场上,保险公司股权遭转让、拍卖的情况着实不少。

不过,股东“退场”的原因各有不同,有些是为回笼资金、聚焦主业,有些是因保险公司本身盈利状况不佳而选择离开,当然也有些则因债务问题导致所持险企股权被迫拍卖。

『A智慧保』注意到,近日,又有一家保险公司股东意欲离场。据北京产权交易所官微发布的“优质金融机构股权项目”信息显示,厦门华信元喜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华信元喜”)拟转让所持长城人寿11.78%股权。据悉,这已是华信元喜第二次挂牌转让长城人寿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长城人寿股权除被华信元喜转让外,另有两家小股东选择离场,不过尚未迎来实质结果。不得不说的是,长城人寿多笔股权“悬而未决”的现象,亦是近年来众多中小险企的缩影。

一方面,随着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资本对待保险公司股权热情开始退却;另一方面,有“偿二代(||)”规则下,中小险企又亟待通过增资扩股等方式以解资金补血之渴。

从长城人寿股权再现转让,看中小险企买家难寻的处境!寒冬期还得靠“自救”?

提及华信元喜转让所持长城人寿11.78%股权一事,其实已并不是首次。

早在2018年11月,长城人寿的11.78%股权就曾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挂牌转让,只是当时北金所并未公开转让方的身份,但从挂牌股权比例以及转让方注册地等信息看,可以推断转让方为华信元喜。

据当时北金所的挂牌信息显示,华信元喜转让长城人寿11.78%股权的底价约178487.5万元,折合每股2.74元,也就是说彼时长城人寿的估值超151亿元。据悉,该笔股权原定挂牌日期为20个工作日,若一直没有买者,则将不变更挂牌条件,按照5个工作日为一个周期无限期延长,直至征集到意向受让方。不过,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这份股权都无人问津。

如今,时隔4年之久,华信元喜再次公开挂牌转让长城人寿股权,且就目前看,该笔股权自2019年就开始处于质押状态。天眼查资料显示,该部分股权的质权人为华夏人寿。

公开资料显示,华信元喜现为长城人寿第五大股东,控股股东为大连恒业贸易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周志强。『A智慧保』查询天眼查发现,周志强间接持有的金融机构股权并不止长城人寿一家,其还通过大连恒业贸易间接持有大通证券0.69%股权;通过华信元喜间接持有厦门银行1.72%股权。并且,近日大连恒业贸易、黑龙江天地源(600665)远网络科技两家公司还将所持共计约1.25%的大通证券股权,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招商转让。

对于此次华信元喜转让长城人寿股权的影响,长城人寿则表示,本次招商涉及股权比例为11.78%,即使招商成功,外部投资人受让公司股权,对公司股权结构以及公司的治理架构稳定性不会产生明显影响,也不会影响到公司经营决策和业务开展。

长城人寿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0月底,公司总资产规模达716.89亿元,总保费134.6亿元,年度计划达成104%,业务结构持续优化,新业务价值大幅增长,品质指标保持优良。截至9月末,新单期交保费排名寿险公司第25位,较2021年底提高4位。

从长城人寿股权再现转让,看中小险企买家难寻的处境!寒冬期还得靠“自救”?

需要指出的是,华信元喜并不是唯一想要转让长城人寿股权的股东,今年以来包括华信元喜在内,已有3家股东或主动、或被动地出售长城人寿股权。

例如,今年9月,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的一笔股权转让信息显示,中国二十二冶集团有限公司拟将所持全部长城人寿0.54%股权进行转让,信息披露起止日期为9月26日至12月24日。

同样,这也是中国二十二冶集团第二次转让长城人寿股权。早在2020年3月,该公司就曾以7520万元的转让低价,出售长城人寿0.54%股权,折合每股约2.51元,但直到挂牌期满项目终结,仍未找到接盘方。

此外,长城人寿还面临股权拍卖的情况,10月12日,据阿里拍卖平台显示,中民投资本持有的2.69亿股长城人寿股份被挂出拍卖,评估价为3.23亿元,起拍价为2.27亿元。

据测算,此时长城人寿估值已降至66.5亿元,且起拍价约为评估价的7折,即便如此,该笔股权拍卖仍不顺利,于11月21日10点拍卖结束,尽管有3000多人围观,但却无人报名,最终沦为流拍。

除上述长城人寿股东或有意、或被迫想要离场外,近年来,涌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国金鼎兴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广厦京都置业有限公司、拉萨亚祥兴泰投资有限公司、中建二局第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等多家长城人寿小股东,皆先后尝试转让所持股权,不过这些转让事项也普遍没有下文。

不得不说的是,长城人寿多笔股权面临变更、悬而未决的状况,与其本身股权结构较为分散不无关系。公开信息显示,长城人寿共有19家股东,光一致行动人就有“三组”。

如北京华融综合投资有限公司、北京金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北京金融街(000402)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三家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长城人寿50.69%股权;中民投资本、北京金牛创新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北京金羊创新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三家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长城人寿18.43%股权;而涌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国金鼎兴投资有限公司两家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长城人寿4.25%股权。

从长城人寿股权再现转让,看中小险企买家难寻的处境!寒冬期还得靠“自救”?

当然,于保险公司而言,股权被转让、拍卖也并非全然是坏事,若能顺利实现股东更迭,或还能与新进股东形成资源整合、战略协同的效果,还可以借此开启新的发展篇章。

但不得不正视的是,当前的保险股权交易市场较为低迷,长城人寿便是中小险企股权难寻买家的一个缩影。

典型的案例还有,日前同方股份(600100)转让同方全球50%股权,因挂牌期内相关方暂未对摘牌事宜达成一致,于是决定暂时停止挂牌;11月8日,复星联合健康的19.5%股权拍卖也再次流拍。目前排队转让股权的也并不在少数,近日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了幸福人寿股权转让的招商项目,深圳亿辉特科技和深圳拓天投资拟出售合计16.59亿股,约占总股本的16.37%。

对于资本冷待中小险企股权的原因,一方面与当下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不少险企股东投资趋于谨慎保守有关;另一方面,也与部分中小险企盈利能力不强,不具投资吸引力息息相关。

然而,一边是资本冷待中小险企股权,另一边在“偿二代(||)”规则实施压力下,中小险企却强烈渴求资本的“补给”,这一点也同样在长城人寿多次推进增资、发债计划,以及年内该公司与中国天楹(000035)的关联交易上有所体现。

此前『A智慧保』也曾做过梳理:

2022年5月18日

长城人寿与天楹”互动”,化解投资增资难题!能否打造行业范式?

据长城人寿2022年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披露,该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92.65%,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52.4%。其中,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较上季度降低10.86%,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较上季度降低10.4%。

那么,在买家难入场、增资难落地,叠加转型阵痛呼啸而来的大环境下,中小险企,特别是中小寿险公司该如何自救与突围?对此,不同的公司或有不同的答案。

日前,华贵人寿董事长汪振武就在2022第三届中国寿险业转型发展峰会上坦言,“作为中小保险公司,我们的选择就是专注在某一类或者几类产品上做到极致,并且公司只做产品与服务,不建立自己的队伍,而是选择广泛与市场中所有的合适渠道进行合作”。

长城人寿也明确表示,公司已制定数字化转型战略,推进“新翼工程”,通过全面深入推进数字化场景运营体系建设,促进产品创新、渠道和业务管理模式变革。另外,公司还搭建以客户需求为导向,以智能保单管家系统为基础,轻资产的医疗、康复、养老、照护等服务平台为主体,公司品牌体系为支撑的客户经营服务体系。

或许,就当前的市场环境来看,中小险企单纯以外力资本“助力”恐已较为困难,与其静守借助股权变更、增资扩股扭转命运,不如在寻求外援的同时,积极开展自救转型,通过改善经营业绩吸引资本入场,不失为一种审时度势的策略。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A智慧保。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