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风水网(999999)

让你了解家居风水禁忌,办公室风水知识

困在退市股中的券商:多家券商纾困退市公司反被困,信达证券等3家券商“抱团”*ST邦讯失利

2405月
更新时间:05月24日|标签:

红周刊 | 惠凯

在监管力度进一步加大下,今年A股有40多家绩差股大概率会告别二级市场,在这些即将退市的公司背后,在股债融资业务上与企业深度捆绑的券商可能是“一损俱损”。以上市不到5年就退市的拉夏贝尔(603157)为例,海通证券(600837)的纾困资管计划作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此次因拉夏贝尔退市损失就颇重。此前,监管层曾指出券商资管计划对上市公司纾困时存在风控不严格、投向高退市风险公司等风险问题。

此外,*ST邦讯的退市对券商的影响也较大,其涉及到东方、信达、长城国瑞3家券商。作为*ST邦讯大股东的券商大吐苦水,称尽管为上市公司保壳做了很多努力,但“股东能发挥的作用是有限的”。

拉夏贝尔成“A股最短命公司”

保荐机构在IPO时豪揽4000多万元,保代宋志刚次年就离职

在注册制+提升上市公司质量的政策指引下,今年存在退市风险的公司数量骤然增加,这让不少当初“共富贵”的券商如今也面临“共患难”之忧。以2017年上市的拉夏贝尔为例,3月底,上交所公告指出,拉夏贝尔2021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财报也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触发退市条件。目前,拉夏贝尔的退市整理期已结束,即将被摘牌。上市4年多后就退市,拉夏贝尔也被很多投资人调侃为“A股最短命上市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自上市以来,拉夏贝尔已经连续5年亏损,其中上市次年就巨亏两亿元。如今来看,拉夏贝尔发展不畅是早有信号的,保荐券商从拉夏贝尔IPO中豪揽4073万元,相当于募资净额的1/10,这一比例高于当年大部分IPO项目的发行费用占比,从侧面反映了券商在当时保证拉夏贝尔能成功上市是做了很多工作的。

负责拉夏贝尔IPO的保代是秦成栋、宋志刚。《红周刊》注意到,拉夏贝尔2017年上市,宋志刚2018年就从保荐券商离职,且未跳槽至其他证券公司,似已脱离券商行业。拉夏贝尔项目的经办人之一高若阳还是容百科技(688005)IPO的保代,不过因容百科技招股书中存在部分“回款”为“以自身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偿还逾期应收账款”,且占比较高,证监会认为保代未勤勉尽责,对发行人客户信用风险和应收账款回款核查不充分,据此对高若阳采取了监管谈话措施。

11家券商纾困不成反被困

海通证券被拉夏贝尔拖累

目前拉夏贝尔的第二大股东是“证券行业支持民企发展系列之海通证券资管1号FOF单一资管计划”(下称“海通证券资管1号”)。据2021年公告,海通证券资管1号以2元的成本,承接拉夏贝尔股票的总成本为1.6亿元。

2018年,中证协组织中信证券(600030)、海通、广发证券(000776)等11家券商券商设立了母资管计划,吸引银行、保险、国有企业和政府平台等资金投资,形成1000亿元总规模的资管计划,专项用于帮助有发展前景的上市公司纾解股权质押困难。其中,海通证券出资50亿元,是自有资金出资最多的券商。公开信息显示,海通证券资管1号在2021年二季度成为拉夏贝尔第二大股东,持股占比14.6%。彼时拉夏贝尔的当季股价均价还为2.8元,而如今停牌价不足0.6元。

据2021年底《中国证券报》报道,对纾困现象中出现的一些问题,证监会敦促券商强化大局意识,规范纾困资管计划用途。具体来说,监管部门注意到有纾困资管计划存在两大问题:(1)有券商通过纾困资管计划承接旗下资管产品持有的风险资产,大量投向高退市风险公司等,投资决策并非是纾解具备发展前景的民企流动性风险,背离“纾困”精神;(2)纾困对象选择不审慎,未就公司经营状况、股东及实控人风险和发展前景充分尽调,资产承接后不久上市公司即被实施退市警示,项目实质违约;有个别纾困资管计划的资金流向大股东存在严重失信行为的公司。

彼时的权益变动公告显示,海通证券资管1号的董事长为裴长江、总经理李井伟、投资总监张士军。公开信息显示,裴长江为海通证券副总经理、富国基金董事长、海通资管董事长,张士军是海通资管副总经理,不过其在去年已离任,有媒体猜测和“永煤债”违约风波有关。李井伟是海通资产总经理,也在去年被上海证监局采取监管谈话措施。证监局指出海通资管存在开展投顾业务时未制定相关管理制度、未建立涵盖投顾业务全流程的风险控制制度、合规风控机制严重缺失等多项问题。

对于券商资管计划出现的问题,《红周刊》记者以股民身份致电多位券商,据海通证券董秘办的一位男士表示:受疫情影响,公司还没有正常复工,对于投资者提出的部分问题,确实不方便解释。另一家总部位于上海的上市券商的投资者热线回复称:董秘还在家办公,请股民等过几天复工后再致电咨询。

*ST邦讯收到退市告知书

信达证券等3家券商“抱团”失利

*ST邦讯(300312.SZ)也收到退市告知书。公开资料显示,*ST邦讯被多家券商重仓。截至最新披露的2021年三季报,公司前三大股东均为券商。其中,作为*ST邦讯的第一大股东的某券商董秘在5月初通过上证e互动坦言:公司“也做了很多努力,但由于邦讯技术(300312)情况复杂,股东能发挥的作用是有限的”。

困在退市股中的券商:多家券商纾困退市公司反被困,信达证券等3家券商“抱团”*ST邦讯失利

除了*ST邦讯,该券商还是*ST盈方(000670.SZ)的二股东。*ST盈方被暂停上市已经两年,目前还在为保壳苦苦挣扎。值得一提的是,与该券商同为“难兄难弟”的还有华融证券,其是*ST盈方的第三大股东。

作为*ST邦讯的第二大股东,信达证券尚未A股上市。2019年,祝瑞敏赴信达证券出任总经理后IPO加速。今年4月,信达证券正式发布了上市招股书。不过仅一个月后,北京证监局就对祝瑞敏采取了监管谈话的监管措施。证监局指出,信达证券在开展ABS业务中存在展业环节违规、风险管理缺位、合规人员配备不足等问题,祝瑞敏作为信达证券总经理、分管投行业务的高管,对信达证券ABS违规展业负有直接责任。

信达证券招股书显示,募资用途之一是加大对投行、经纪业务等的投入,但信达证券的经纪业务的成色又如何呢?

《红周刊》记者从北京证券协会获得的材料显示,信达证券北京分公司2021年总营收5975万元,较2020年小幅下跌;净利润为2837万元,同比下滑1/5。信达证券在北京的10个分支机构中,朝阳门营业部、海淀西街营业部、科丰桥营业部三家去年亏损。7家实现盈利的分支机构中除西单北大街营业部净利润正增长之外,其他6家的盈利均出现下滑。

被退市公司申请听证会

翻盘概率微乎其微

对于自己可能被退市一事,*ST晨鑫、*ST猛狮、*ST新光、*ST圣莱、*ST绿景、*ST宝德、*ST众应、*ST天首等约10家公司目前向交易所提出了退市听证,谋求自救。

对此情况,有资深投行人士指出,通常收到《退市告知书》就意味着大概率确定退市了,从过往案例来看,在听证阶段翻盘的概率微乎其微。他指出,2020年前因退市而听证申请的现象非常罕见,比如深交所公司中,*ST烯碳2018年申请退市听证,开了先例。在2019~2021年的退市公司中,*ST华业、盛运环保(300090)、神雾环保(300156)、天翔环境(300362)曾向交易所提出退市听证申请,但“无一成功保壳”,特别是天翔环境,三次向深交所提出恢复上市申请→退市听证申请→对终止上市决定的复核申请,都未能扭转退市命运。

券商与服务企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现象,在A股并不罕见,有券商与上市公司深度绑定,为后者提供股债并购等多方面的服务,但最终企业曝出财务信披造假乃至退市,典型如康美药业,与其深度绑定的是广发证券。在康美案发后,广发证券被重罚暂停了保荐业务,不得不重组投行部门;康得新退市后,为其增发并购提供服务的恒泰长财证券也被“中系植”提起连带诉讼。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刘海美 )

推荐阅读

陈启宗父子与观点面对面:恒隆在行动 | 领袖访谈

富力地产去年营业额762.3亿元

龙光集团:推行措施缓解流动性压力,推动境外债务整体管理

龙光:寻求各方利益最优解,有序推动境外债整体管理

马斯克承认与三女子生了9个孩子:宁愿文明轰轰烈烈结束

绿地拟向两家国有股东借款30亿元
绿地拟向两家国有股东借款3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