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风水网(999999)

让你了解家居风水禁忌,办公室风水知识

痛失自动驾驶大将,李斌再添新烦恼

0704月
更新时间:04月07日|标签:

痛失自动驾驶大将,李斌再添新烦恼

二代自动驾驶系统NAD能否提振蔚来的销量,目前尚未可知。但刚刚过去的3月,蔚来的销量已经掉到了新势力的第五位。

雷达财经出品 文|李亦辉 编|深海

近日,据媒体报道,蔚来助理副总裁、自动驾驶系统工程负责人章健勇将于近日离职。该媒体还从一位接近蔚来自动驾驶研发的人士获悉,章健勇目前还在蔚来,但要离职的消息是真的,已经开了内部全员会。

据悉,章健勇离职后将投身于自动驾驶领域的创业浪潮,且蔚来资本有意投资章健勇的创业项目。上月底,新浪科技从多位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原小鹏汽车自动驾驶产品总监黄鑫已经加入蔚来。对上述消息,蔚来暂时还未有正式回应。

雷达财经注意到,高管变动的蔚来,自动驾驶业务研发一波三折。

早在2019年,蔚来因为资金困难曾收缩设在北美的研发中心,2020年底蔚来获得资本输血,重启了自动驾驶L4的自研。2021年8月份发生的林文钦车祸事件,一度让蔚来自动驾驶陷入舆论质疑的漩涡。

在蔚来推出的新款车型ET5和ET7上,宣传点之一是NIO Autonomous Driving蔚来自动驾驶,预计在四季度开放。相比于蔚来上一代的NIO Pilot,新系统不管是从硬件传感器配置及控制器配置,到软件功能实现,都有很大的提升。

行业人士认为,这些新“卖点”对于3月份交付量依然落后于小鹏、理想,哪吒等老对手的蔚来而言,显然至关重要。但押注新一代自动驾驶平台带来大幅亏损的同时,如果届时终端体验不及预期,蔚来恐怕离昔日的领跑地位会越来越远。

痛失自动驾驶大将,李斌再添新烦恼

传自动驾驶高管章健勇将离职

近日,据多家媒体援引消息人士报道,蔚来自动驾驶助理副总裁章健勇将于近日离职。章健勇是蔚来早期员工,2015年加入蔚来,至今已在蔚来工作7年。

作为蔚来的早期员工,章健勇此前的汇报对象是北美原蔚来自动驾驶VP Jamie Carlson,后者于2020年6月离职。

随后蔚来提拔了自动驾驶总监章健勇升任AVP(助理副总裁),直接向蔚来董事长兼CEO李斌直接汇报。

再加上2020年8月,前Momenta研发总监任少卿加入蔚来,任蔚来自动驾驶助理副总裁。至此,蔚来正式进入双AVP统领自动驾驶研发的阶段。

在两人的分工上,一位熟悉蔚来的业内人士表示,章健勇负责现有平台量产,任少卿负责蔚来的新平台。现有平台里,任少卿团队提供的算法,会替代原本Mobileye的那套方案,作为内部供应商提供给章健勇团队。

在加入蔚来之前,章健勇任职上汽,曾在2013年-2014年期间在上汽集团(600104)负责自动驾驶前期开发工作。

据36氪,消息人士透露,对于老将章健勇的离开,李斌也亲自主持了部门员工会,对章健勇在蔚来的付出表示感谢。而章健勇离开蔚来后,打算参与一个车载芯片项目创业,李斌也表达了明确的投资意向。

目前,章健勇所负责团队已有初步整合方案。根据《深网》报道,蔚来的原自动驾驶系统工程团队将被撤销,旗下自动驾驶运营团队独立出来直接向李斌汇报。

而剩余团队成员被分别划入蔚来智能硬件副总裁白剑的智能硬件团队及蔚来自动驾驶AVP任少卿的自动驾驶算法团队。

至于章健勇离职的原因,有蔚来人士告诉36氪,2021年以来,蔚来的算法团队快速扩张,与章健勇所领导的系统团队就发生了资源冲突。包括去年下半年,不少系统工程团队员工明显感到业务被挤压。

章健勇也在去年传出要离职的消息,后来被挽留了下来。今年3月底,蔚来轿跑ET7和自动驾驶系统NAD顺利交付之后,陆续有投资人开始接触章健勇,这再次促成了他的离职。

就在章健勇离开之前,上月底相关媒体称,原小鹏汽车自动驾驶产品总监黄鑫加入蔚来,任蔚来自动驾驶产品体验负责人,直接向蔚来助理副总裁、第2代平台负责人李天舒汇报。

据悉,黄鑫在担任小鹏汽车自动驾驶产品总监期间,推进了小鹏的 NGP 和记忆泊车项目的落地。

目前造车新势力自动驾驶的比拼,不仅在软硬件上你追我赶,还有对人才的竞争。去年6月份,小鹏汽车自动驾驶产品开发高级总监肖志光离任;今年年初,入职理想汽车近17个月的CTO王凯离职,相关工作移交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总工程师马东辉负责。

痛失自动驾驶大将,李斌再添新烦恼

蔚来自动驾驶自研一波三折

自动驾驶研发方面,相对于小鹏和理想,蔚来走过的道路相对波折,从自研到合作到重回自研。

蔚来成立初期,自动辅助驾驶功能采用了基于Mobileye EyeQ4的感知方案。据南方周末一篇报道,2015年左右,蔚来在三年后交车的红线之下,对于自动驾驶这样没把握能按时做好的技术,选择了“两条腿走路”。

也就是一边购买德国工业巨头博世的全套解决方案,另一边自己开发。彼时,先后在福特和上汽负责新能源车开发的黄晨东,是蔚来自动驾驶早期的负责人,章健勇则负责国内的研发任务。

自研一段时间后,蔚来发现芯片开发成本很高,当时国内也没有合适的汽车芯片,他们决定采用一家以色列公司Mobileye的产品。

2016年底,蔚来开始和Mobileye合作。此后蔚来的首款量产车ES8,成了全球首款搭载Mobileye EyeQ4芯片的量产车型。

随着合作深入,双方的关系也从供应商,发展为技术研发合作。2019 年 11 月,Mobileye和蔚来达成了战略合作,双方当时的计划是基于蔚来 NT1 整车平台(基于该平台的车型有 ES8、ES6、EC6)打造 L4 级别自动驾驶车型。

也就是说,蔚来一度将L4以上的研发都交给了Mobileye。回顾双方的合作节点,2019年正是蔚来内忧外患之际,公司在资金短缺之下,在下半年开启了几波裁员,其中北美的自动驾驶部门成为裁员重灾区,裁减的主要为研发和工程岗位。

据知情者称,Mobileye所提供技术可能正好与北美所设岗位研究工作重复,出于削减全球成本的考虑,蔚来才会在短时间内进行第三次裁员。

但有资料显示,蔚来搭载了Mobileye EyeQ4芯片的车型,在上下高速匝道、自动变道、自动泊车等场景下的表现略有不足。

原因之一是Mobileye EyeQ4芯片的算力偏低,只有2.5 TOPS,而小鹏P7搭载的英伟达Xavier芯片,算力为30 TOPS,2021款理想ONE搭载的“地平线征程3”芯片,算力也有5TOPS。

此外,Mobileye不够“开放”,难以满足车企在计算平台上进行自主二次开发的需求。这些因素导致和Mobileye的合作并没持续很久。

2020年8月,蔚来挖来了感知领域的技术大牛任少卿。同年12月,蔚来宣布重启自研L4级自动驾驶技术,开始转向全面自研,涉及算法、硬件、芯片以及操作系统等等。

2021年1月10日,蔚来宣布,新一代电动汽车将采用英伟达NVIDIA DRIVE Orin系统级芯片。但目前交付的多款蔚来车型中,所搭载的智能驾驶系统暂时都还是上一代自动辅助驾驶系统NIO Pilot,仍采用的是Mobileye EyeQ4芯片。

今年3月下旬,蔚来首款基于NT2平台的新车ET7开启交付,同步交付了基于新平台的ACC自适应巡航、LCC车道居中辅助和ALC转向灯控制变道在内的辅助驾驶功能。

李斌透露,更高阶的NAD订阅服务,也有望在今年四季度在国内部分地区开放。NAD,即NIO Autonomous Driving,是蔚来的全新的自动驾驶系统,在去年初推出,搭载4块英伟达Orin芯片,算力达到1016TOPS。

在ET7之后,蔚来今年还将交付另外两款基于NT2平台的新车ES7和ET5。

有业内人士分析,从章健勇离开的时间节点看,他确保了NAD系统的工程落地,二代平台NT2进入量产阶段,一代平台的维护也进入尾声。

但也有声音认为,搭载NAD功能的车型尚未大规模交付用户使用,章健勇在此关键期离开,新系统后续能否通过终端用户的检验,还有待观察。

痛失自动驾驶大将,李斌再添新烦恼

销量排名下滑,四季度亏损扩大

届时二代自动驾驶系统NAD能否提振蔚来的销量,目前尚未可知。但刚刚过去的3月,蔚来的销量已经掉到了新势力的第五位。

根据各家公布的销量,3月份小鹏汽车交付1.5万辆重夺销量榜首,哪吒汽车交付1.2万辆上升至第2位,理想、零跑、蔚来分别交付1.1万辆、1.0万辆、0.9万辆。

今年1-2月份,蔚来在新势力中的销量都排在了第四位,但在3月份被零跑反超,退居第5。且各品牌在2月份短暂低迷后,3月份交付量集体反弹超过万辆大关。反倒是曾经占据榜一的蔚来,如今销量不足万辆。

外界分析,蔚来销量“掉队”与新产品节奏慢有关。过去一年,蔚来汽车基本处于新产品空档期。在各大车企都在发力纯电SUV车型的情况下,蔚来多年没有更新的ES8、EC6等车型的竞争力持续下滑。

新车ET7在3月28日才正式开启交付,ET5的交付更是要等到第三季度。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导致了蔚来销量大幅下跌。

而东吴证券(601555)认为,蔚来的车型目前在自动驾驶的投入略次于特斯拉和小鹏,其量产车型的自动驾驶能力稍弱,这也是是蔚来销量走低的原因之一。

此外,3月25日,蔚来发布的年报显示,公司在2021年全年实现总收入361.36亿元,同比增长122.3%,同期净亏损减少24.3%,为40.17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第四季度数据,该季度蔚来营收在同比增长49.1%的情况下,净亏损为21.434亿元,同比扩大54.4%。相比较,理想汽车在去年第四季度首次实现了2.96亿元的盈利。

营收大增却难挡亏损,意味着赚得多花得更多。对于蔚来持续亏损一事,李斌表示,主要是因为在研发上长期投入。财报显示,2021年蔚来的研发支出为45.91亿元,相比2020年增幅达84.6%,占总营收的比例为12.7%。 

李斌预计今年年底蔚来的研发人员会(增加)到 9000 人的规模,相较2021年将扩张近一倍。研发预算也将由2021年的50亿元翻番至100亿元。

行业人士认为,如此大手笔的研发规划,意味着短期内蔚来净亏损的局面不会得到改善。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雷达 Finance。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推荐阅读

世茂集团10亿美元债违约:此前处置多处资产化解债务危机

绵阳高新区“明眸”健康工程启动仪式暨富临医院眼科全飞秒开机仪式顺利举行

薛定谔式石油增产:沙特不愿放弃俄罗斯 美国算盘恐落空

和讯SGI公司|“锂王”赣锋锂业遭遇重大利空,被立案调查!高盈利未来能否持续?

天津保税区投资集团两期超短期融资券将兑付 票面利率均为5.3%

多重消息刺激,这板块将成为行情新主线?股价10天9板,暴涨111.23%,这些股民赚麻了!
多重消息刺激,这板块将成为行情新主线?股价10天9板,暴涨111.23%,这些股民赚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