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八成基金收益告负、多只产品净值回撤超30% “东方红”基金神话不再

新闻 2023-01-20

超八成基金收益告负、多只产品净值回撤超30% “东方红”基金神话不再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陈姗 超八成基金2022年收益告负,多只产品亏损逾30%,对于以“价值投资”闻名的上海东方证券(600958)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东证资管”)来说,2022年依旧是走“下坡路”的一年。曾经自带明星光环、风头无两的“东方红”系列基金,在遭遇持续大幅亏损之后,正在失去持有人的信任。

1月20日,东证资管集中披露旗下基金2022年四季报,全年业绩表现及最新重仓股浮出水面。

Wind数据显示,东证资管旗下成立满1年以上的115只基金(各类份额分开计算,下同)中,仅有16只产品在2022年录得正收益。也就是说,过去一年,86%的“东方红”基金产品出现亏损,尤其是东方红优势精选、东方红启元三年持有、东方红中国优势基金全年净值回撤分别高达36.69%、31.05%和30.38%,持有者损失严重。

超8成基金亏损 多只亏损幅度超30%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年末,东证资管成立满一年的115只基金中,有99只在2022年收益告负,占比超过八成;有35只亏损幅度超过20%,占比三成;有53只亏损幅度超过10%,占比接近一半。东方红优势精选、东方红启元三年持有、东方红中国优势净值跌幅最大,均超过30%。

东方红优势精选、东方红启元三年持有均为傅奕翔在管产品。东方红优势精选是一只成立时间超过7年的老产品,截至2022年四季度末,基金规模仅5.73亿,较上一年同期减少37%,2022年以来规模逐季减少;东方红启元三年持有四季度末规模约为37.4亿,三季度末约为62.96亿,一个季度缩水40.6%。

傅奕翔2022年才接管公募产品,目前在管产品共3只(各份额合并计算),合计规模约76.48亿元。2022年7月起任东方红启程三年持有、东方红优势精选基金经理,同年9月起任东方红启元三年持有基金经理。他与张锋一同管理的东方红启程三年持有在2022年的净值跌幅也达到了27.75%。

东证资管目前规模最大的产品东方红睿玺三年A(最新规模138.99亿),2022年的业绩也遭遇“滑铁卢”,收益率为-15.98%,同类排名1078/2164。该产品2021年收益率为-11.63%,2020年为45.13%,过去三年收益率降至7.76%。

其他非货类百亿以上基金产品东方红启东三年持有、东方红启恒三年持有B和东方红睿泽三年定开A,2022年业绩表现均不佳,全年收益率依次为-26.18%(同类排名1756/2164)、-19.23%(同类排名1047/2661)、-19.27%(同类排名1271/2164)。

重仓股表现不佳拖累基金净值

随着东证资管2022年四季报披露,公司旗下产品前十大重仓股随之浮出水面。

截至2022年四季度末,傅奕翔管理的东方红优势精选与东方红启元三年持有前十大重仓股完全重合,为澜起科技(688008)、拓普集团(601689)、伯特利(603596)、派能科技、长川科技(300604)、爱美客、东方电缆(603606)、正帆科技、法拉电子(600563)、德业股份。

相比于三季度末,傅奕翔在东方红优势精选上大幅加仓派能科技和长川科技,在三季度末持仓的基础上分别加仓80.11%和43.88%,同时大幅减持德赛西威(002920)、瑞可达和东方电缆,德赛西威、瑞可达在四季度末淡出前十大重仓股,新进正帆科技和法拉电子。数据显示,傅奕翔长期重仓的澜起科技、长川科技2022年股价跌幅分别为24.99%和22.29%。

东方红中国优势在投资组合上主要以消费和先进制造为主,郭乃幸在三季度接管后进行了大幅度调仓换股,前十大重仓股换了七只,四季度又更换了三只。截至四季度末,前十大重仓股为百润股份(002568)、贵州茅台(600519)、青岛啤酒(600600)、隆基绿能、泸州老窖(000568)、华鲁恒升(600426)、顺丰控股(002352)、山西汾酒(600809)、伊之密(300415)、保利发展。万科A、立讯精密(002475)、万华化学(600309)退出前十,由百润股份、青岛啤酒、伊之密“补位”。

东方红中国优势在2022年三、四季度重仓的贵州茅台(600519)、隆基绿能、泸州老窖、顺丰控股、立讯精密2022年全年跌幅依次为-13.76%、-31.14%、-10.33%、-15.9%、-35.26%,重仓股大幅下跌拖累了基金净值表现。

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止至2022年四季度末,东证资管旗下基金前十大重仓股为华鲁恒升、百润股份、贵州茅台、保利发展、腾讯控股、万科A、恒立液压(601100)、纳思达(002180)、顺丰控股、汇川技术(300124)。其中,腾讯控股、恒立液压2022年股价跌幅超过20%,百润股份、贵州茅台、顺丰控股跌幅超过10%。

值得注意的是,三季度末时,该公司旗下基金还重仓了宁德时代(300750)、立讯精密,这两只个股2022年股价分别下跌了32.99%、35.26%,进而拖累了重仓它们的基金产品。

有业内人士认为,东证资管重仓股中不少是成熟行业的龙头公司,这些公司中短期业绩增速并不高,并不具备持续拔估值的能力,并且,在前期估值拔高之后存在向均值修复的压力。

人才流失 “权益大旗”难扛

近几年,东证资管业绩不佳背后,折射出其人才流失的问题。随着陈光明、林鹏、饶刚、刚登峰以及韩冬这些元老级明星基金经理的离任,东方红的权益大旗落在了新生代基金经理手中。

目前来看,东证资管“灵魂人物”陈光明辞职,“核心人物”林鹏等出走,为“东方红”基金一个辉煌的时代画上了句点。“东方红”基金何时能够东山再起尚未可知,但从目前的投研队伍来看,公司尚缺乏“台柱子”式的人物――超半数管理经验不足5年,基金经理“年轻化”,投资经验匮乏,是东证资管当前面临的关键问题之一。

据了解,东证资管的人才培养同样秉承价值投资的理念,以内部培养为主、外部引进为辅。Wind数据显示,该公司目前管理主动权益类基金产品的基金经理约16位,其中,投资经理年限在10年以上的,仅有张锋一人;有7位投资经理年限不满5年,3位投资经理年限在3年以下。

2022年,东证资管权益人才仍在流失。韩冬、刚登峰两位中生代主力基金经理相继离任,新引入傅奕翔、江琦、李澄清三位。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傅奕翔拥有3.36年的管理经验之外,其余两位此前均未管理过基金产品。

此外,在能人辈出盛产明星基金经理的当下,东证资管尚无“500亿级”主动权益基金经理,16位主动权益基金经理中,仅6位管理规模在百亿以上,管理规模最大的孙伟和李竞,管理规模也才200亿左右。

基金经理不断流失,缺乏标杆性人物,业绩表现不佳,多重因素冲击之下,2022年东证资管整体的管理规模也出现持续萎缩。截至2022年四季度末,该公司管理规模合计2071.21亿,较上一年同期减少23%。

(责任编辑:冀文超 )